我们的域名是新言情(x+yanqing言情的拼音+com),请大家收藏一下
新言情 >> 弃妃秘史(上) >> 第33页
    那时他是怎么做的?他会把她抱紧,一次又一次重复说着:“萱儿不怕,二少爷在,谁欺负你,我去给你讨公道。”

    他喜欢这样做,喜欢她小小的、香香的、软软的身子贴在自己怀中,喜欢哄她、哄出甜美笑容。

    如果不是那盆清水中融出血红,他会忍不住笑出声的。

    看着李萱发抖的肩背,周旭镛下意识地上前,还没搞清楚自己想做什么时,手已经自动自发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萱儿不怕,二少爷在,谁欺负你,我去给你讨公道。”

    萱儿……好久没听见他这般叫唤自己,几句熟悉到不行的话,让李萱红了眼眶,一份铺天盖地的温暖从头罩下来,教她不自觉地沉溺。

    顿时,她忘记要谨守本分,忘记该保持距离,忘掉身后的那个人早不是她的二少爷,忘了她与他……早已失却过往情分。

    然而,她并没有允许自己沉溺太久,回过神,她抬眼对上他紧蹙的浓眉。

    唉,她又一次自取其辱。

    她啊,到底要走到什么地步,才能彻底将他自心底刨除?怎么在冷宫里口口声声放下的东西,一走出冷宫便不算数?她该认错的,但抱歉两字怎么都吐不出口,咬牙,她痛恨自己。

    “煜镛已经让人去请太医。”

    看见她的懊恼,他柔声说道。

    “不必,只是小伤。”

    她飞快转身对他,两道柳眉拧扭成团,发狠似的拿起桌边的烧酒浇入伤口,一阵撕心裂肺的痛,痛得她忍不住倒抽气,她死命咬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看见她受痛,他扳过她的身子,按捺不下满腹怒涛,一把抓起她的手,怒问:“你耍什么任性?”

    她没因为疼痛而落泪,却因为他严苛的话,鼻间涌起酸意。

    耍任性?开什么玩笑,她有什么资格任性、凭什么任性?他不知道任性是要有条件、有背景、有仗恃的吗?李萱咽下委屈看他一眼,抽回自己的手,低下头不搭理他,咬牙再浇一回水酒,然后迅速擦干伤口,用干净的布条替自己包裹好伤处。

    不在意,她不断告诫自己,她不在意的!他爱怎么想都与她无关,他早已不是她的二少爷。

    旭镛见她不理会自己,一把握住她的肩头,将她整个人转过一大圈、面向自己。

    她倔强低头,把视线定在脚底下,打死不肯抬眼望他。

    “看我!”他命令。

    李萱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退一步、退两步,直到退至墙角边才抬头正眼迎视他。

    她才不想解释,但那口气卡在胸口,心翻腾不休,不说出口,她心头痛。

    “王爷弄错了,奴婢在冷宫向来是这样处理伤口的,若是非要等到太医大驾光临,怕是手脚都烂了,请王爷放心,奴婢不是矫情、不是任性,只是习惯使然。”

    李萱几句话说得周旭镛的心一紧,眼底隐约闪过寒意。

    她抬高下巴,骄傲得像只凤凰,她的眉宇间带着倔强,清冽的双瞳找不到过往爱娇的柔情,她瘦得厉害,彷佛风一吹便要倒下,她习惯散着发,让长发掩去脸颊伤痕,明明有着苍白的脸庞、无血色的嘴唇,她却站得比谁都挺。

    这三年,她是怎么过的?“对不起。”

    他低头。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他为了王馨昀将她囚入冷宫,对不起他不在乎她的心情,还是对不起他曾出口的恶毒言语?哂然一笑,李萱再度武装自己。

    “不关王爷的事,是奴婢咎由自取。”

    旭镛还想再说些什么,周煜镛已经领了太医走进门,他看也不看旭镛一眼,抓着人就往李萱面前塞。

    “快,你给她看看,伤口要不要紧?”

    周煜镛急声催促。

    太医替她重新看过伤口后,夸奖了李萱几声,说她处理得很好,敷过新药后再将伤口掩上。

    周煜镛不放心,非要太医开药方肯放人回去。

    “痛吗?你别生气,大皇兄狠狠地教训月屏一顿,替你出气了。”

    太医一走,周煜镛拉起她的手,急急说道。

    “我没生气。”

    她抽回手,淡然道。

    “才怪,她们骂你丑八怪,没有女人可以忍受这种事,何况还是被比自己更丑的人骂。”

    他忿忿不平,忘记自己也经常把丑八怪放在嘴边、三不五时刺她两下。

    李萱失笑说道:“首先,她们并没有讲错,我的容貌确实已毁,我怎能因为别人的诚实而愤怒?再者,我虽然改变不来自己的外表,但我可以改变自己的心境,不让她们的话气到我。”

    “改变心境?又要说鬼话。”

    周煜镛轻嗤一声。

    “才不是鬼话,只要把丑八怪当成赞美谀词不就结了。

    想想,两个娇娇女出口闭口都是对我的奉承,多么难能可贵。”

    她说完,周煜镛爆笑出声,连周旭镛也忍不住弯了弯眉。

    周煜镛深吸气,拉起她的手,真诚说道:“李萱,我要谢谢你。”

    “为什么?”

    她想把手缩回来,但周煜镛不允许,施了力气把她的手留在自己掌心。

    “我把盐税法的条子递上去了,父皇很高兴。”

    “恭喜。”

    李萱点头,早知道他会得到皇上的赏识,他本就是个有才能的,只是被太多妒忌愤懑压心。

    “记不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幸福是什么?”

    周煜镛向二皇兄瞥去一眼。

    “嗯,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不同,也许是风尘仆仆回到家中,看见亲人的笑脸,也许是屡屡挫败时的几句慰言,也许在寂寞深夜的相伴。”

    “我终于找到属于我的幸福,我的幸福是父皇的赏识。”

    见他脸上的灿烂光芒褪除了原本身上的阴沉,十八岁的少年本该这般,李萱为他感到喜悦。

    “既然如此,就竭尽全力去追求,人要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活得骄傲、活得快意。”

    她为他而欣喜。

    周煜镛发现李萱同自己对话时,并未在周旭镛身上分神,微微的胜利骄傲感兴起,孩子气的他觉得自己彷佛打赢一场胜仗。

    相当好,她不在乎二皇兄、只看见自己,天地间终于有人看重他甚于周旭镛。

    “我会的。”

    他说得信誓旦旦。

    周旭镛被他们刻意冷落着,虽搭不上话,视线却没离开过李萱,他和周煜镛一样,想听她多说几句,说那些振奋人心的言语。

    周煜镛不乐意周旭镛定在李萱身上的视线,他起身挡住。

    “我们出去吃饭吧,我看见你蒸了咸蛋。”

    “菜凉了。”

    “没关系,你做的菜凉了也好吃。”

    他拉过她的手往外走,故意把周旭镛挡在身后,他絮叨地对她说八卦。

    “你猜,为什么周月屏会上门寻衅?”

    “不知道。”

    “因为最近京城里传出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她足不出户,任何消息都传不进她耳里。

    “传说怀玉公主变得比三年前更美丽,恢复封号后,不知道多少勳贵子弟对你有意思,幸好父皇先开金口把你送到永平宫,不然你可有得麻烦。”

    “谣言罢了。”

    如果他们看清楚她的残破面容,哪会传出这样的话。

    “管他是不是谣言,重点是这几年父皇一直想给周月屏赐婚,可她那副骄纵性子谁忍受得了,好不容易挑到敬渊侯的长子,却又因为皇后娘娘驾崩得守孝,这一拖便是三年不说,听说那位驸马爷有意思退婚,想向父皇求你为妻……”自始至终在后头盯着两人看的周旭镛,缓缓地叹口气,嘴角流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弃妃秘史(上)最新章节 - 弃妃秘史(上)全文阅读 - 弃妃秘史(上)txt下载 - 千寻的全部小说 - 弃妃秘史(上) 新言情

最新新书: 女友很陌生 闲妻真难拐 霸气娇娘子(下) 霸气娇娘子(上) 无良福晋 茶香贤妻 钱途似锦下堂妻(下) 钱途似锦下堂妻(上) 金打的老公 瓮中捉夫 弃妃秘史(下) 弃妃秘史(上) 澡堂小娘子 闺女闹皇宫 富贵田园妻 吉兆贵女 娇玫瑰与假面狐 实习贵妃 金光总裁 鸡婆富豪 情定小吃货 追夫靠秘方 名厨的盘中飧 郡王诱婚 天生宿敌 吉星医娘(下) 吉星医娘(上) 报恩是个坑 财神姑娘卜一卦(下) 财神姑娘卜一卦(上)

弃妃秘史(上)最新章节手机版 - 弃妃秘史(上)全文阅读手机版 - 弃妃秘史(上)txt下载手机版 - 千寻的全部小说 - 弃妃秘史(上) 新言情移动版 - 新言情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