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域名是新言情(x+yanqing言情的拼音+com),请大家收藏一下
新言情 >> 阎罗欠定性 >> 第29页
    「我们不需要你的成全。」楚天凛猛地收回扣在他颈上的手,阴森的又说:「你想怎么死?我多得是折磨人的毒药,每一种能都让你生、不、如、死!」

    虽然他很想活活将这老头掐死,但那太便宜他了,这人害周紫芯险些家破人亡,还妄想杀害她,他绝不会让他轻易死去。

    由怀中掏出一颗黑色药丸,楚天凛扳开他紧闭的牙关,将药丸扔了进去,「这毒很普通,死法却很复杂,你想不想听听?」

    见孟成耀脸色死白,他冷笑一声,像谈论天气般淡淡的又道:「首先你会感到骨头痛得犹如万蚁钻心,满地打滚,接着就像是全身遭人千刀万刮,血水会由你全身毛孔渗出,一点一点的—」

    狠话戛然一顿,不是因为孟成耀听到一半时就昏死过去,而是因为听见背后那细微的啜泣声。

    楚天凛猛地回身,就见昏倒的周紫芯不知何时醒来,正抱着双膝压抑的哭着。

    心一揪,他没想到她会突然醒来,还听见了他不愿让她知道孟成耀即是杀害她父亲的幕后主使这事实。「紫芯——」

    她抬起头,满脸泪痕,随即扑倒在他怀中放声大哭。

    尾声

    「你不该为他们求情。」

    离开孟府的路上,楚天凛不知第几次闷闷不乐的低嚷。

    偎在他身旁的周紫芯抬起小脸,也不知第几次的安抚着他。

    「虽然饶了他们的命,但你也没让他们好过不是吗?别再不高兴了。」

    「那惩罚太轻了。」他不满的嘟囔。

    这丫头太善良,孟成耀欺她都欺到头顶上了,由三、四年前便谋画着要夺周府的财产,还害死了她爹的命,她竟还为他求情,真是善良过了头,成了个大傻瓜。

    闻言她半敛眼睫,淡声道:「已经够了,孟伯伯做的这些事,孟大哥当初并不知情,他对我的情意并非虚假,我无法让他和我一样,失去亲人——」

    「别跟我提孟修,我最气的就是你不让我『处理』他!」楚天凛恼火的低咒。

    他饶孟成耀不死是因为这丫头的求情,拗不过她,只好留下孟老头一条老命,但他也让那老头付出了代价。

    他对孟成耀下了一种叫「迷癫散」的毒,中此毒者会一辈子神志浑沌、似醒非醒,像孩童般天真,永远不懂那些差点害他送了性命的钱财有多重要。

    至于孟芊容——这看似单纯的小姑娘到地牢探视他时,不断辱骂周紫芯,所说的话一句比一句还难以入耳,既然一个姑娘家不懂端庄,他就让她一辈子开不了口,当个安静的哑巴娃娃。

    对这两人的处置,周紫芯就算颇有微词,但他还是很坚持,不论她如何劝说都没用,只有孟修,她不只不准他伤害他,甚至不惜用离开他来要胁,让他满腹酸意无处发,只能闷在心里,闷得胸口都快爆炸了。

    「他没做错什么。」她睨着他,重述事实。

    「怎会没错」他气得拉了缰,停下马车正视她,「他错就错在愚孝!明知道他爹做了错事,却不懂制止,且你命在旦夕时,他竟没挺身而出!」

    要是他晚来一步,她这条小命早就不保了!他实在无法忍受孟修的冷眼旁观,这和欲杀她的孟成耀有何两样?差别只在于动手与否。

    在他眼里,口口声声说爱周紫芯,却在最后关头因为愚孝而不敢出手救她的孟修是最可恶的,然而更可恶的是,这丫头竟还袒护他

    这教他怎么高兴得起来?教他怎么不被怒火和醋意给淹没

    「我知道。」她蓦地抱住他,埋首入他怀里,柔柔的说:「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没事了,你救了我,所以,别气了好吗?」

    这柔情似水的嗓音顿时让他消了大半怒气,可醋意仍在。

    楚天凛撇撇嘴,捧起她的脸,酸意十足的问:「你说!在你心里究竟是孟修重要,还是我重要?」

    闻言,周紫芯一愣,顿时明白他在气些什么。

    她低低笑了,眉目成弯月,偏着头睨他,「你说呢?若是孟大哥重要,我何必拼死都要逃出孟府,只为了不嫁他?」

    「但你为他说情,不只是他,还有那该死的孟成耀和孟芊容。」楚天凛仍然很不满的紧拧眉宇。

    「那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他哼了声,「这怎是为了我?若真为我好,就该让我杀了他们,他们死不足惜。」

    闻言,周紫芯轻叹口气,「你忘了你为何而赎罪了吗?」

    提到这个,楚天凛顿时一愣,所有的不满最后全化成一声声挫败的低咒。

    「别气了行吗?」看他那模样,她扬着笑脸安抚他。

    「娘子都这么说了,为夫还气得起来吗?」他无奈的说。

    「我可还没嫁给你呢!别叫得这么快。」她羞涩的摀着脸。

    嘴里虽这么说,但心里却因为他喊一声娘子而甜得不得了。

    「先练习练习,之后才叫得顺口,你说对不?」他朝她眨眨眼,期待的又道:「你要不要也练习唤唤?叫声夫君来听听?」

    小脸这下可是被他逗得完全涨红了,周紫芯连应都不敢应声,拼命的摇头,羞得直接钻入马车里。

    「娘子,你上哪去呀?」楚天凛唤上瘾了,乾脆停下马车,跟着钻进车厢里,去逮他害羞美丽的娘子。

    他才钻进没多久,车厢中便传来一声细小的惊呼。

    「啊—你做什么?作啥脱我衣服?!」

    「这是因为娘子迟迟不肯唤声夫君来听听,我心有不安,只好多多『努力』,看能不能早些让你怀上孩子,到时生米煮成熟饭,你想不叫都不成了——」

    「你、你别乱来呀!这大白日的,而且还在官道上,你、你别再脱了——」

    「不脱也成,只要你叫声夫君,我就缓一缓,将这『大事』延至晚上再说。」

    两人的声音停了许久,最后终于传来周紫芯极为小声的叫唤。

    「夫、夫君——你别这样——」她偎在他怀中,忸怩不已的说着。

    如愿听到这两个字,楚天凛可乐了,低下头偷了好几个香吻后才嘶哑的道:「先放过你,今夜——你可就逃不掉了——」

    他暧昧的言语让她红了脸蛋,窝进他怀中,扬起幸福的微笑。

    【全书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阎罗欠定性最新章节 - 阎罗欠定性全文阅读 - 阎罗欠定性txt下载 - 米恩的全部小说 - 阎罗欠定性 新言情

最新新书: 霸王妃(下) 霸王妃(上) 绯闻非女友 傲宝贝 大富翁的私生子 不良娇妾 跨越时空的情夫 东家命里缺一位(下) 东家命里缺一位(上) 男主,你选错了! 腹黑擒妻计 前夫太犯规 安家先宠妻(下) 安家先宠妻(上) 娘子好威(下) 娘子好威(上) 宅斗我有相公罩(下) 宅斗我有相公罩(上) 阎罗欠定性 鬼医没人性 堡主好记性 二嫁大吉(下) 二嫁大吉(上) 双面娇妻 姑娘不是赔钱货(上) 姑娘不是赔钱货(下) B咖小情人 姑娘出手富满门 恶男大失宠 天医凤九

阎罗欠定性最新章节手机版 - 阎罗欠定性全文阅读手机版 - 阎罗欠定性txt下载手机版 - 米恩的全部小说 - 阎罗欠定性 新言情移动版 - 新言情手机站